北仑区大碶杨岙村有位60多岁的庄稼汉陈世富,别看年纪一大把了,还挺追求时髦的。20多年来,他的田地里种的尽是一些新鲜玩意。
小山村的“报”发户
走进陈世富家中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堆放在大厅桌上的一叠叠《浙江科技报》。“我就是跟着这份报纸赚钱的。”陈世富说,他以前参过军,解甲归田后,20来年一直坚持订阅这份报纸。
2007年,陈世富在报纸上读到一篇关于紫番薯的报道,发现种植紫番薯价格是普通番薯的七八倍,种植成本却和普通番薯差不多,是个不错的种植项目。当年,陈世富就在自家地里种上了三亩多紫番薯,成熟后以13元一斤的价格销售一空。
去年,因为仿效种植紫番薯的人多了,价格跌了,陈世富果断把紫番薯种植面积减少到一亩地,把目标瞄准在下一个新品种。“别人没有种而你率先种植,人无我有,才能卖好价钱,出好效益。”陈世富说。
除此之外,陈世富通过看科技报的项目介绍而种植成功的,既有红豆杉、深山含笑等名贵花木,也有茶叶水果有机蔬菜,甚至还在山头养殖过山羊。跟着报纸提供的讯息,20多年来,各式各样多达几十种的新奇水果、花木、药材、蔬菜先后在陈世富的田地里落户生根发芽。杨岙村的村民们都说,老陈的地里不种菜不种粮,种的都是些没见过的新鲜玩意。
最近陈世富的手头又多了一份报纸《生活健康报》,他觉得,现在人们吃东西越来越讲究健康,通过看报纸能分析出到底怎么吃,吃什么才健康,也能从中发现市场上需要什么样的有利健康的农产品。陈世富表示,在农村搞种植要信息畅通,不能闭门造车,通过看一些农业科技方面的报纸就是一个很好的途径。“村里人老觉得只有出去打工才能赚钱,我觉得跟着科学种地也能赚钱。”
物以稀为贵的经营策略
陈世富不仅在种植品种上推陈出新,在销售思路上也有自己的一套。陈世富也种西瓜桃子,但他地里的西瓜桃子总和别人家的不一起成熟,要么早半个月,要么晚上一个月。陈世富认为,大众农产品要是和人家一起上市,价格就上不去了。只有把成熟时间错开了,等到“物以稀为贵”的时候才有利可图。按着这个思路,其他村民们七八月份成熟的桃子只能卖一两块钱一斤,而陈世富9月份才成熟的桃子却能卖到三四块钱一斤。
杨岙村附近有不少种茶叶的,陈世富种的茶叶也不一样,是一种叫乌牛早的茶种,是茶种中特早发芽的品种。三月上旬即可采制,明显早于其他茶种,用它加工的“乌牛早龙井”属茶中精品。由于采制时间早、品质优良,陈世富的“乌牛早干茶”最高能卖到2000多元一斤。“有效利用少量的土地,精耕细作种植一些质优价高的品种,才能获得更好的效益。”陈世富说。
陈世富种植新品种、名贵品种虽然利润高一点,但种植经验上的缺失也意味着一定的风险。今年,陈世富试种的哈密瓜就集体病危了。哈密瓜在本地的生长需要比较苛刻的条件,陈世富的地有的被山洪冲过,养分有些不足,再加上两场大雨浇下来,瓜苗生了虫病。面对损失,陈世富也表示种植方法要符合各种作物的习性,要多多去农科所、农林局等地方多走走取经求教才行。
他把种植当成乐趣
多年和土地为伴的种植生活中,陈世富也遭遇了许多困难,比如土地不够,资金不足,虫害病害,天灾损失,产品丰收了却联系不到买主等等。20多年来,陈世富已把种植当成自己的乐趣。“每天去田里转转,当是丰富一下自己的老年生活吧!”
对耕地,陈世富有着自己特殊的感情。杨岙村山多地少,下大雨容易引发山洪冲毁耕地。每次村里的土地被山洪冲垮后,他都耐心地用一把锄头,倔强地跟自然灾害索回土地。“很多地看上去报废了,我平整好重新种上庄稼。”整好后可能又有山洪来,陈世富就再整理,乐此不疲。同时他也呼吁,耕地资源越来越少,需要大家来共同保护。

紫色的番薯、黄色的番茄、紫红色的甘蓝……这些在超市里才能看到的蔬果,在北仑农田里也能找得到。随着农村信息化的发展,农民变得更加耳聪目明了,他们种出的农产品,都是市场上的“稀罕物”,种类也五花八门。
在北仑区大碶街道新湖岙农庄,农产品从田头直接供应到餐桌,光是菜园里的产出,就够烧几桌农家菜了。富硒番薯、水果玉米、紫包心菜,不仅模样漂亮,营养价值也高,引来了大批游客。农庄负责人说:“游客来吃农家菜就是尝个新鲜,这几年我们还引进了甬优葡萄、桑果、白琵琶等特色水果,把休闲采摘和餐饮结合起来。”
“近几年土地和劳动力成本上涨较快,农民逐渐意识到特色种植的重要,仅种植大众化的农产品很难产生效益。”北仑区农林局有关负责人说,北仑特色农产品的量不大,品种却很丰富,一年四季都有产出。
在新碶大同、高塘蔬菜基地,农民一直以种植芹菜、青菜、莴笋等常规蔬菜为主,利润空间小,还经常受到价格波动的影响。去年他们从浙江大学引进了紫番茄、紫甘蓝、红秋葵等新品种,打算先试种再推广。“我们想种一些市场上没有的蔬菜,抢在别人前面。”种植户严小明告诉笔者。
花木是北仑的传统产业,这一行看起来简单,却也大有名堂。柴桥街道龙泉绿化园艺场负责人告诉笔者,如果花农种出的品种都一样,无疑是死路一条,每个大户应该都有自己的拳头产品。比如有些大户如果自己的杜鹃、罗汉松大苗较多,就培植一些新木姜子、红楠、普陀樟等珍稀濒危树种,关键时刻还能使出“杀手锏”。“有的大户专种桂花,有的擅长香樟,有的只做盆景,错位竞争才有生存机会。”
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,就有不少时髦的庄稼人开始尝试新品种种植。这些农民没什么学历,却对新品种、新技术情有独钟。在大碶街道嘉溪村,60多岁的王鹏飞是个爱“追星”的农民。在他承包的果园里种着盆栽橘、香椿苗、抱子桔等品种。老王经常在网上推销这些农产品。无独有偶,杨岙村的陈世富,今年60多岁,山沟沟里的几亩薄田,让他种得有声有色。陈老汉喜欢种新品种在全村出了名。他2007年开始种紫番薯,后来又在露天培植哈密瓜。虽然有喜有忧,对新品种的痴迷却从没变过。“那边山坡上还种了红豆杉和深山含笑,都是别人没有的。”老陈笑着说。
谁的新品种多、上市早,谁就抢占了市场先机。去年,北仑清泰水果专业合作社新建50亩水果新品种及新技术示范区,引进猕猴桃、樱桃等30多个水果品种。示范区里还建起了水果研究所,开发鲜果、蜜饯、饮料等系列产品。现代农业园区西山基地是区内新品种最为集中的区域,已形成茶花、桂花、玉兰、牡丹、名贵中草药等多个特色种植基地。

“来来来,先下来把茶叶称了,要不然就要蔫了……”近日,余姚牟山镇湖山村西湖岙的茶叶种植大户宋杨杰忙得不可开交,称茶叶、装茶叶、制茶叶、送茶叶……连喝口茶的工夫都没有。“这几天天气热,茶叶长得快,不快点采摘就来不及了!”宋杨杰笑着说。
宋杨杰从事茶叶种植已有30多个年头,从刚开始的小范围种植到现在的400多亩茶园,他也由“门外汉”变成了“土专家”,每年种的茶叶都供不应求。宋杨杰共种有“乌牛早”、“龙井43”、“黄金芽”等六种茶叶,其中“乌牛早”最早开采。
2000年,宋杨杰选择了在西湖岙的这片山坡上种茶树,这里的土壤酸碱度适中,远离村庄和工厂,深藏于山中,而且山坳中还有一个小水库,独特的生长环境可以种植出健康、优质的茶树。同时,宋杨杰采用杨梅与茶叶套种的方式,大大减少了霜冻的危害,而且他所种植的茶树都是采用人工除草的方式,不施用任何农药,而且所施肥料都是进口复合肥。“现在的人最讲究吃得健康,这里的茶叶是纯绿色无污染的。”
乌牛早是我国古代的名茶,曾经失传数百年,因主产于永嘉乌牛镇而得名,是我国茶类中特早发芽的品种,3月上旬即可采制。“今年是从3月6日开始采摘的,现在已经进入了采摘旺季,一直可以采摘到4月底5月初。”宋杨杰说。他对茶叶的品相要求非常高,摘下的每一朵茶叶必须“一芽一叶”,不能带蒂,虫子咬过的叶子不能要,太大的叶子也不能要,要不然会影响品相,从而影响价格。
采茶工徐玉兰是上虞人,每年的采茶季她都会来这里的茶园采茶,她告诉记者,她每天从早上6点摘到傍晚,一天可以摘2公斤多,每公斤茶叶她可以赚90元至100元。“我们老板对茶叶的要求很高,每天都要不停地嘱咐我们摘茶叶时要注意茶叶的品相,如果被他发现不合格的茶叶,就得扔掉重新摘。旺季的时候每天有100多人采摘,场面非常壮观。”徐玉兰笑着说。
除了茶园,宋杨杰还有自己的茶叶加工厂,每天摘来的茶叶他都要运到茶厂。“茶叶制作的步骤非常复杂,从摊青、杀青、回潮、烘干、整形到最后的包装,要经历14个步骤,光在加工机器里的时间就要105分钟,10公斤左右的新茶到最后只能制成2公斤茶叶。”宋杨杰说,他有专业的“评茶师”资格证书,每次制成的茶叶他都要细心品评过,只有他满意的茶叶才能打包出售。宋杨杰介绍,茶叶最好用85℃的水冲泡,这样茶叶的色香味才能最好地呈现。
由于西湖岙的“乌牛早”外观好看,口感甘甜清香,所以很受顾客的欢迎,大部分是回头客,每天生产的茶叶都供不应求。“‘乌牛早’每公斤售价2400元,收益还是可以的!”宋杨杰笑着说。

大岚镇黄家庄村,海拔500米左右,交通较为便利,水资源丰富,秀山绿水,空气清新。作为首批农村工作指导员,四月份进驻该村以来,按照“六个员”的职责要求,以高度的工作热情,理民意、强班子、求发展。根据该村独特的高山生态自然条件,充分发挥自身特长,调优、调强农业产业,推进富民工程建设。至今为止,该村建有高山生态茶园401亩,其中新建无性系良种示范茶园50亩,笋竹两用林1180亩,花木500亩,板栗200亩,另建有高山茭白、高山西瓜、优质加工型番薯三个基地。
农业产业结构调整,必须突破传统的就农业论农业的理念,确立“城乡统筹协调发展”的新思路,农业产业结构的调整,不是简单的农业内部种养业或者粮经比的调整,要结合山区人口“内聚处迁”政策,实现土地合理流转,向规模、向科技、向生态、向加工、向市场要效益。按照效益比较优势和主体自主原则,通过政策扶持,立足山区,突出特色,走出一条适合山区农业可持续发展的新路。
茶叶是黄家庄农民的一个重要收入来源,但现有茶叶品种老旧,采制的名茶在季节、商品性上跟不上市场,造成销售难,效益低的局面,故现有茶园的茶叶以采制大宗珠茶为主,效益较低,亩值仅700~800元,为名优茶茶园产值的十分之一。在市财政政策的扶持下,该村今年改种换植无性系优质良种茶54亩,带动茶农发展无性系良种茶的积极性,为茶农增收打下良好基础。
高山西瓜也是黄家庄村的一个传统优势农产品,已有数十年的种植历史,该村出产的西瓜由于独特的高山生态环境,糖度高、口感爽脆,常年种植面积在200亩左右,在市场上已有一定声誉。前几年,由于栽种的西瓜品种杂、乱、旧,并且部分农户在栽培管理和采摘上缺乏技术,加上信息闭塞,经常出现西瓜卖难的困境。去年我作为市农技特派员来到大岚镇后,对该村的西瓜品种进行了优化,确定了84—24、申密948、西农为主栽品种,大力推广西瓜嫁接技术和绿色无公害栽培技术,通过报纸宣传,网上信息发布,引进贩销户等手段,打出了品牌,这二年该村的西瓜亩产值都在2000元以上。
黄家庄村作为一个较高海拔,水资源又较为丰富的村,发展高山生态反季节蔬菜又是山农增收的一条好路子。我从2002年开始,引种、试验示范高山茭白,到今年,该村已发展高山茭白面积150余亩,出产的茭白嫩带甜,深受市场青睐。现在,茭白长势健旺,估计今年的收成不会差。通过这几年高山茭白品种的选育配套,以及产业化的推进,发展高山茭白大有可为。
加工型番薯基地的建立及其加工,呈现在山农面前的又是另一番景象。从每公斤0.6元的番薯经加工成番薯枣子,价格达到每公斤20元。从去年小试成功的基础上,今年农户踊跃种植。并通过引进加工型番薯品种三只,引进设备,“加工型番薯新品种引进及番薯枣加工工艺研究“已获得市农林局、市科技局的列项扶持。
受利益驱动,这两年,黄家庄村已发展花木面积500余亩,品种以红枫、樱花、玉兰为主,明年还有进一步扩展的趋势。美化环境,提高生活质量已是大多数国民的愿望。因此,现在的花卉苗木生产,不可能也不会一棍子被打死。但在品种类型上会有很大差异。所以,要时刻把握市场动向,因地制宜,引进适销对路花木品种,引导农民健康发展花木生产。
通过这几年实践,调整农业产业结构,除了确立“城乡统筹协调发展“的新思路和遵循效益比较优势和主体自主原则外,以下几点值得思考与讨论。㈠政府财政资金的扶持是农业增效、农民增收的前提。我目前所驻的黄家庄村,道路还没有硬化,农田基础设施残、旧,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极其脆弱。㈡巩固传统特色优势产业,进行高新技术的嫁接。㈢注重科技进步,立足山区生态优势,不断引进新品种、新技术,科技人员带头蹲点示范,大力推广优质高效农业,大力推广绿色无公害农产品生产技术。㈣在条件成熟时,及时组建产销专业合作社。积极申牌,注册商标,延长产业链,提高市场竞争力。

永利 1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